皇冠新2手机登录

手机扫一扫

北风雁影梅花瘦 梦去了无痕
发布日期:2019-03-11    作者:陈亮    
0

一年四时之景,如白驹过隙,春华秋实,转瞬之间已是而立之年,似可顿笔,回首眺望往事。

人的一生是一次漫长而又孤寂的旅行,几经风雨,砥砺前行,总会有突如其来的挫折和不期而遇的温暖。所谓一点愁,感慨万千。当下,正值冬去春来的料峭时节,忙里偷闲,周末我随友人一行几人去附近一处山间玩耍,一来放松下紧张的情绪,二来感受下乍暖还寒的春意。一路上,谈天说地,倒也有趣,及至山下,发觉道路略显泥泞,通山之路,唯一条曲折绵延石径,拾级而上,台阶颇为陡滑,唯有紧握二侧扶栏,才能慢慢前行,尚觉吃力,便走走停停,走到顶峰仙人洞外,已是三小时之后。略作小憩,四处观望,入眼身侧皆是满地的红枫,犹在坚持着曾经的颜色,霜雪浸润的身躯,沾染几多冰凌,脱不尽亦不舍曾经妩媚的红妆,纵然知晓即将回归大地的怀抱,尘归尘,土归土,成为苍白世界里最凄美的传说,不复有往日的辉煌,仍是我见犹怜,坚硬的枝条随寒风摇曳飞舞,可是再不舍,又能如何呢?世间的规律本就是秋收冬藏,周而往复。

站起身来俯瞰大地,登极眺望,颇有一丝会当凌绝顶的气概,但见脚下是一片清冷的世界,中间夹杂着枯黄的班驳。远处旷野迷离,横无际涯,无论房屋还是远树,都异常孤寂,缥缥缈缈,不想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,只以小乘佛法论,用微观世界观看待问题,但凡万事万物都遵循着它萌芽、生息、繁衍直至最终必然走向消亡的过程,不会有永恒!

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醒来方知客是身”,依稀的往事里还有着童年的欢笑嬉闹、竹马白墙,睁开双眼,鬓边竟已有几丝白发。其实除了人世间的风花雪月、鸟啼蛙鸣,还有山河的更迭,岁月的远去,都在告诉你,时光远逝,人生易老,尽在不言中。比如某些人,曾经路过你的生命,感动了你的世界,惊艳了你的时光,不过也终是惊鸿一瞥,你在原地徘徊,他已早自另个时空,成为你记忆中的一部分,也在渐行渐远中模糊,不可不叹息,往日的曾经沧海也不过是徒有虚名!行走半生的人,归来又怎么会是当初的翩翩少年?我徜徉于人世间三十余年头,平凡已极,几经努力终毫无建树!鲁迅先生自嘲云:运交华盖欲何求,未敢翻身已碰头!吾虽三十便已知天命,从此不再无谓挣扎,平安喜乐即是人生。家中娇妻幼子,相依相守,最是真实温暖的幸福,在人生永远值得感怀的岁月里,唯有亲情之爱是需要用心去演绎,世事轮回不曾遗失,人生百年又怎能忘却。

物竞天择,冬日虽寒,但生命的光辉却从不因严寒的侵噬而消沉,必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与万物生灵,在更高的境界里最完美的契合。春日的脚步近了,很快又是一个鲜花铺满、绿草如茵的时节。此时,我伸出慵懒的双手,悄悄书写下这个季节里的所思与所愿。愿所有我生命中的亲人、朋友、同事、幸福安康,一如昔年!(汉钢公司炼钢厂 陈亮)